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

丹道、雷法之異同

丹道、雷法之異同 

丹道、雷法之異同 
  由於道派傳授、文化背景的不同,丹道和雷法本為不相干涉的兩大道術。從歷史上看,丹道與古代的神仙術、氣法、導引、房中、外丹、服餌等仙家方術一脈相承,從來都是以獨善其身、追求長生為其理想。而雷法卻源出古代的巫術、民間的信仰,與符籙、咒術、禱禳、驅邪、降妖、治病、解厄、祈晴、祈雨等方術緊密相關,有關心民間疾苦、重視社會福祉的大悲心懷。客觀地講,就對社會的影響而言,符咒、雷法一類的道術顯然比氣法、丹道一類的道術更大,猶如道教符籙派的影響比丹鼎派的影響大一樣。在新的歷史條件下,道教的內丹學需要在更加廣闊的範圍內發展,道教的符籙學則迫切要求得到理論上的完善,否則內丹與符籙都將陷入困境,難以生存與發展。正是出於這種文化背景,道教的丹道與雷法開始合流,丹道的主要派別南宗與符籙派的重要派別神霄派纔互相傳襲,共承衣缽。那麼,丹道與雷法有那些共同的東西,又有什麼不同之處,下面就此而論。
  首先,丹道與雷法的理論基礎都是類比宇宙論的人體生命哲學,這種哲學可用‘人身小天地’一語加以概括。內丹家根據《陰符經》所說:‘宇宙在乎手,萬化生乎身’之說,認為,人身為一小天地,而與宇宙大天地同一本體,同一運轉規律,同一生成程序。如俞琰曰:‘人身首乾而腹坤,儼如天地。其二氣上昇下降,亦如天地。《內指通玄秘訣》云:日月常行黃赤道,眾真學此作還丹。其法即與天地無異。’
  雷法亦主天人一體之說,王文卿說:‘廓然一氣初分,自覺神清氣爽,外慾不生,此身與天地相為表裡,造化皆在吾掌中矣。’御風注:‘天地未判時,不過無極、太極耳。既判之後,成乎乾坤,三才定矣,太極藏乎人身之中。《度人經》云:中理五氣,混合百神;儒氏惟精惟一,允執厥中是也。’在天人一體的理論基礎上,人天的相互感應更是自然而然的結果。王文卿指出,五雷者皆元始祖氣所化,故役使五雷者,‘以道為體,以法為用,內而修之,斬滅屍鬼,勘合玄機,攢簇五行,合和四象,水火既濟,金木交並,日煉月烹,胎脫神化,為高上之仙。外而用之,則斬除妖孽,勘合雷霆,呼吸五氣之精,混合五雷之將,所謂中理五氣,混合百神,以我元命之神,召彼虛無之神,以我本身之氣,合彼虛無之氣,加之步罡訣目,秘咒靈符,斡動化機,若合符契,運雷霆於掌中,包天地於身中,曰陽而陽,曰雨而雨,故感應速如影響。’
  第二,丹道和雷法的修持,皆以精氣神三寶為用。張伯端說:‘夫金丹之道貴乎藥物,藥物在乎精氣神,神始用神光,精始用精華,氣即用元氣。’白玉蟾亦說:‘人身祇有三般物,精神與氣常保全。其精不是交感精,乃是玉皇口中涎。其氣即非呼吸氣。乃知卻是太素煙。其神即非思慮神,可與元始相比肩。’均主張內煉精氣神,以成金丹。正如陳致虛所說:‘其用則精氣神,其名則云金丹。’
  雷法的修持與運用,亦以精氣神為根本靈力。朱執中指出,採之藥物,煉以火候,結以成丹,超丹入聖,濟世安民。‘其運用之要,有動之動,出於不動;有為之為,出於無為。不過煉精成氣,煉氣成神,煉神合道而已。若有作用,似無作用,歸於靜定,如龍養珠,如雞抱卵,可以無心得,不可用心求;可以用心守,不可有心為。’張虛靖天師認為,人有元精、元氣、元神,為‘人身三寶’,皆先天一氣所化。云:‘一真真外更無真,祖氣通靈具此身。道一生三生妙用,元精元氣與元神。’‘雷乃先天氣化成,諸天先聖總同真。我身一氣相關合,同祖同宗貼骨親。’使己身與天仙同諸一氣,心以合神,心即是法,神可通天,即可發動雷機,叱吒雷神,召役兵將,左右風雨。
  第三,丹道和雷法皆以性命雙修為修持的基本原則。從鍾離權、呂洞賓、陳摶、張伯端等開始,道教內丹派中無論何宗何派,皆主性命雙修。如南宗傳人蕭廷芝(白玉蟾弟子)發揮張伯端性命之學說:‘夫道也,性與命而已。命者,有生也;性者,萬物之始也。夫心者,象日也;腎者,像月也。日月合而成易,千變萬變而未嘗滅焉。然則腎即仙之道乎!寂然不動,蓋剛健中正純粹精者存,乃性之所寄也,為命之根矣。心即佛之道!感而遂通,蓋喜怒哀樂受惡慾者存,乃命之所寄也,為性之樞紐矣。吁!萬物芸芸,各歸其根,歸根曰靜,靜曰復命,窮理盡性而至於命,則性命之道畢矣。’元李道純亦曰:‘性者,先天至神,一靈之謂也。命者,先天至精,一氣之謂也,精與性命之根也。性之造化繫乎心,命之造化繫乎身。……是知身心兩字,精神之舍也,精神乃性命之本也。性無命不立,命無性不存,其名雖二,其理一也。’可見,性、命二者名異理同,乃人生命本體的兩種最基本的功能,所謂‘本一而用則二也’。這種從性命角度認識人體生命現象的方法,是道教哲學的重要特徵。
  雷法的修持亦必須性命雙修,纔能通神達靈。《先天雷晶隱書‧先天一氣論》曰:‘性命者,一氣之本,首章言之。有天地之性,有氣質之性,人之一身,性命存焉。所以性根命蒂,分乎先天後天。性繫生門,寄體於心,自然之道,即先天也。命繫腎,寄體於脾,即後天也。’並引張伯端說,強調性命雙修的必要:‘性命者,二者不可偏廢也。修性而不修命,紫陽所謂“精神屬陰,宅舍難固,未免長用遷移之法。”修命而不修性,釋氏所謂“煉氣精粹,壽千萬歲,若不明正覺三昧,報盡還來,散入諸趣。”’
  第四,丹道和雷法都非常重視真意在修煉、運動中的作用。按張伯端的看法,意指意念活動,是由神發出的,用意念控制精氣神三寶合煉,能起到中間媒介的作用,所以稱為‘媒’、‘黃婆’。他說:‘意者,豈特為媒而已,金丹之道自始至終,作用不可離也。意生於心,然心勿馳於意,則可。’意念的作用貫穿全部煉丹過程,如採藥、抽添、進火、溫養、沐浴等,皆須以真意作用,以調合三寶。丹經又稱此真意為‘真土’,《悟真篇》曰:‘離坎若還無戊巳,雖含四象不成丹。祇緣彼此懷真土,遂使金丹有往還。’金劉志淵解釋說:‘蓋明土為五行之中,三火之主,統八方,根九氣,號真空,空土也。乃種藥大釜,產寶元宮,收無影之光,納八水之液,清淨覺地,長明不夜之鄉,上綜日月鼎,下攝龍虎爐,盜煉乾坤之氣,生成離坎之精,此宮受法,無不達於天仙。……長黃芽,生玉藥,栽培真造,全借於是兼土者,乃真神,意也。聚三元,功七返,不得陽神之機,不能成造化。若神到此則氣應,氣到此則神靈,神靈則形顯,乃出現無方,隨機應靜,表土之神用大矣哉。昔長春真人謂寸心直下如能體,便得終身上大羅。是明真土之用。’
  雷法則稱真意為‘使者’,強調在內煉和施用中真意不可須臾或離。王文卿說:‘人稟天地之氣以生,天地正直無私,人返能奪天地造化。蓋天地人三才之氣貫通,屏息萬緣,則與天地相為表裡,風雨雷電又何難之有。蓋天有日月星光明,可普照天下。人有眼耳鼻,可聞可見識天地間之萬物。地有三江五湖、四海五嶽四瀆,四肢為萬物。此身便是大地山河,無所不備矣。吾果能息緣調氣,以身中克應,合天地之秘密,仍以我之真意,注想於所行之事,則天地真氣隨吾意行,定見執應,此萬無一失之事。蓋吾所生者,意也。善惡皆從意中出。’張虛靖詩曰:‘真心動處合雷機,神合神兮妙更奇。祇此更無差別處,如磁吸鐵不相違。’第五,玄關(玄牝)一竅,內丹諸派皆以為最要。張伯端《悟真篇》曰:‘玄牝之門世罕知,休將口鼻妄施為。饒君吐納經千載,爭得金烏搦兔兒。’元陳虛白《規中指南》論述內丹三要,首闡玄關:‘《悟真篇》云‘要得谷神長不死,須恁玄牝立根基。真精既返黃金室,一顆明珠永不離。夫身中一竅,名曰玄牝,受氣以生,實為神府,三元所聚,更無分別。精神魂魄,會於此穴,乃金丹返還之根,神仙凝結聖胎之地也。古人謂之太極之蒂,先天之柄,虛無之宗,混沌之根,太虛之谷,造化之源,歸根竅,復命關,戊巳門,庚辛室,甲乙戶,西南鄉,真一處,中黃房,丹元府,守一壇,偃月爐,朱砂鼎,龍虎穴,黃婆舍,鉛爐土釜,神水華池,帝一神室,靈台絳宮,皆一處也。……崔公謂之貫尾閭、通泥丸,純陽謂之窮取生身受氣初,平叔曰勸君窮取生身處,此元氣之所由生,真意之所由起,故玉蟾又謂之念頭動處。修丹之士不明此竅,則真息不住,神仙無基。’
  雷法亦非常重視玄關的作用,稱之為‘雷竅’。張善淵《雷霆玄論》曰:‘古先聖賢,窮造化之源,探鴻蒙之奧,參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,故曰玄關一竅。玄關一竅者,論耳眼口鼻舌,肝心脾肺腎,臍輪、尾閭、膀胱、谷道,兩腎中間一穴,臍下一寸三分,明堂、泥丸、關元、氣海,皆非也。此竅無邊傍,無內外,無前後,無長短,無闊狹,無深淺,無大小,無東西南北之分,無青紅黑白之別,不著物,不泥象,不增減,無新無舊,無欠無餘。在吾身中之中,為神氣之根,虛無之谷,是曰玄牝,實天地交界之間,陰陽混合之蒂。詩訣云:此竅非玄竅,中中復一中。萬神從此出,直上與天通。人能通此一竅,則萬竅皆通;動一神,則萬神俱動,真雷霆之竅也。貴乎正心誠意,必使精混混而流轉,氣綿綿而徘徊,神融融而混合,心淵淵而澄清,自然真人出現,如魚居深淵,浮遊守規中是也。如此妙用,其義淵深。師曰:一氣鴻蒙,無光無象,五大變化,可道可名,粵從元始法王,懸寶珠於浮黎之初,此義此理也,妙用彰矣。厥後宗師,凡書符篆之先,必聚精合神,於杳冥恍惚之際,運先天一點明靈,隨念而昇,結三花於頂上,攢兩曜於眉間,注睛迸光,作一圓象。此大道也,先天一氣也。包羅天地,總括萬靈,所謂金光四集,曷敢不臨之義也。或書符於紙上,則起乾逆轉,復歸乾而止,然後於圓象中,復作一點,妙在其中矣。此陽精也,自己元辰也。晃曜無邊,充塞宇宙,然後隨意書符於其上,入將布氣,發號施令,罔不周備。是知圓象之中,無所不通,無施不可。夫造化此道,修之於內,則聚靈為寶,超凡入聖。施之於外,則調陰奕陽,濟人利物。至於驅役雷電,制伏鬼神,抑其容易事也。吁!念頭未動,體性湛然,意氣纔萌,神當主一,萬法千經,莫外於此。’所謂‘圓象’,即是雷竅,與內丹家所說的玄牝、玄關同一。章希腎《雷霆一竅圖》曰:‘知此一竅,則冬至、藥物、火候、沐浴、脫胎、結體,皆在此矣。此竅雷霆之竅,得之則雷霆之樞機不必外求也。至人用此,所以沖舉。’
  以上所述五個方面,是丹道與雷法一致之處,顯然,雷法在其形成的過程,大量吸取了內丹學的精粹,內丹的理論及功訣,早已融入雷法之中,成為雷法的有機組成部份。那麼,雷法與內丹相比,又有什麼獨特的東西,以有別於內丹呢?下面亦講三點。
  第一,雷法繼承了道教傳統的符咒之術,並加以合理的改造,這是內丹學所沒有的。道教傳統的符咒之術缺乏系統,雜亂無序,正如葛洪所指出的那樣:‘符皆神明所授。今人用之少驗者,由於出來歷久,傳寫之多誤故也。又信心不篤,施用之亦不行。又譬之於書字,則符誤者,不但無益,將能有害也。’這種雜亂多誤的狀況普遍存在,再加上符咒之術缺乏內在根據,一味強調迷信的作用,因此難以令人信服。新興的雷法從一開始,就把符咒之術建立在內丹修煉的基礎上,要求施術者必須內功精湛,心懷慈悲,凝神聚氣,方可書符。如莫月鼎《書符口訣》曰:‘凡大祈禱書符,必先三二日前,行打坐工夫。當日書符畢,入室打坐,存運功夫,念咒加持,取報應妙,祇在此一符奏效,不可苟簡。若尋常書符,卻祇消凝神定息,念金光咒、音字咒,存金光滿室,萬神森列,營目一周,運神光射紙上,結成雷神形狀,左手運起雷咒結局,右手執筆,一氣勇力,迅筆掃成其形,以速捷為妙,並無散形、咒語,恰有筆法。書畢,恍惚見雷神有飛走之勢,金光滿紙,舌拄上齶,緊閉一身內外之氣,壓下太玄祖氣,閉極,覺身中之氣鬱悶無所寬容,便做音,提起音,以雙局和眼中神光,打入符中。存雷神乘金光飛騰,不侍焚燎而往矣。以神運靈,以氣合形,響應祇在須臾。……符形須是雄勇,聚精會神,神氣飛越而書之,體如蝙蝠,翅分八字,筆力勁健,筆力弱則法力弱。疾如飛鳥,一筆掃成。朝斯夕斯,運筆研墨,模寫形狀,開目儼然如活,默以神會,自然洋洋乎在左右,不可射度。一筆書之,不可再填潤,枯燥濃淡,須是一時精神鼓動,氣勢雄偉,毋生絲毫雜念,毋令片刻間斷。吾之心與筆俱運,吾之氣與咒俱轉,恍惚之間,如見雷神奔走雲霧,號令風霆,萬神聽令,如此行用,萬無一失。苟不如之,良由不能聚精會神,感應之妙也。咒氣罡訣,抑其末事,道豈在是哉!法豈在是哉!’顯然,這種以聚精會神、天人感應為核心的符咒之術與漢唐傳統符咒有著根本的區別,因為它將符咒與丹道、雷法相配合,強調的是人體精氣神的作用。
  第二,道教雷法中大量地吸收了佛教密宗的修持方法,這也是宋元內丹學所沒有的。密宗是中國佛教的一個重要派別,其正式形成宗派,實始於唐開元年間的善無畏、金剛智、不空等,史稱‘開元三大士’。密宗在教理上以大乘中觀派和瑜伽行派的思想為其理論前提,在實踐上則以高度組織化了的咒術、禮儀、本尊信仰崇拜等為其特徵。宣傳口誦真言咒語(語密)、手結契印(手式或身體姿勢——(身密)和心作觀想(意密),三密相應可以即身成佛。道教雷法諸派尤其是神霄一派,即採納了密宗的‘三密’修持方法,從而豐富了道教傳統的內煉學。
  在吸收密宗‘語密’方面,道教神霄派大量地採用了密宗的真言梵咒,用於修真達靈。如《先天雷晶隱書》中即收有真言密咒二十餘種,其中最為重要的‘天母心咒’,一字不差的取自密宗所傳‘摩利支天真言’。其主法天神一為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長生大帝,一為斗母摩利支天大聖,前者為道教之神,後者為密宗之神,從主神、咒語到修持、行法,始終都貫徹著道、密雙修的原則,於此可見道教、密宗互相融合之內情。
  在‘身密’方面,漢唐的道教十分重視行步的作用,將踏罡步斗作為道教施法最重要的法術,但卻忽略了手式的功能,其‘手訣’的招式甚少。因雷法的興旺,並措鑒密宗的手印之道,道教的訣目也日漸豐富,並與步罡一起,成為道法行持中最重要的形體動作。《道法會元》卷160曰:‘夫步罡者,乘於正氣以御物。訣目者,生於神機而運化。修仙煉真,降魔制邪,莫不基之於此。’‘祖師心傳訣目,通幽洞微,召神御鬼,要在於握訣,默運虛無,因目之為訣。’訣目各有名稱,大多稱某某訣,如本師訣、上清訣、五雷訣、靈官訣等;也有援用密宗之言稱為手印或印,如元師印、火鈴印、天姥印、伏魔印、紫微印等;少數稱局,如雷局。每種訣目都有相應的象徵意義,如雷局象徵著雷霆,火鈴印象徵著流火金鈴,紫微印象徵著紫微大帝,上清訣代表著靈寶天尊,玉清訣代表著元始天尊,太清訣代表著太上老君。由於其取象具體,掐時必須結合行持科儀的具體內容,並常與相應的符、咒、禹步、存想、佈氣相配合,故道書中又將掐訣與體內氣機發動聯繫起來。鄭所南說:‘訣者,竅也。《黃庭經》云:子為人關把盛衰。則手能握一身之造化。掐子則腎水之神盛,掐午則心火之神盛,一一有說,不可盡究。’這樣又使掐訣與氣功內煉結合在一起。道士誦經、行符、念咒、步罡、結壇、召將、運雷、呼風、喚雨、收邪、氣禁、治病、煉功、祈禳等各個方面都要掐相應的訣目,遂使訣目成為道教法術的重要組成部份。
  在‘意密’方面,道教雷法諸派主要吸收了密宗的‘修本尊法’與‘種字法’。如此文前提到的修煉‘金光秘字’,即為密宗‘種字法’在道教內煉法中的演變。類此的修法在雷法文獻中經常見到,可證此法亦普遍為道教符籙派所接受。而密宗的修本尊法,在道教中演變為‘變神’法。所謂‘變神’,即指在內煉或施法時候,道人必須進入一種特異的精神狀態,即化去自我的存在,轉變成為神真,人神合一,‘到此之時,萬慮俱寂,元始即我,我即元始,金光燦爛,掣動天地十方。’也就是說,道者就是元始天尊,就是太上老君,就是他所敬奉的尊神。因此,他的所作所為都是替天行道,代神運化。《上清玉樞五雷真文‧變神》曰:‘凡行雷法之士,每同驅役呼召,並掐變神訣,叩齒五通,存己身身冠九梁冠,朱衣,躡朱履,左右有持幢仙人,執節童子,又有捧印捧劍二仙童。次抹四山,左手剔,陽斗向前,陰斗向後。左手握驅邪院印,右手仗三昧火精劍,存香煙化為雲霧,雷電霹靂,星光閃動,六丁六甲,五雷五龍,諸司將吏,周佈前後,三台北斗,覆己頭上,斗柄指前,勿遮己目,默咒曰:帝思帝思,員門會外。玉皇太真,護我身命。去病除邪,使我奉真,永保此生。急急如律令。咒畢,任意行持。’非常明顯,這種‘變神’的道功為漢唐道教中所無。傳統的道功中有‘存神’,即存思冥想身神及天地之神,但並未合和為一,一個‘變’字,即透露出道教吸收密宗修法的秘密,亦從根本上變革了道教傳統的存神法,從而為道教的內煉學增添了新的活力。
  第三,雷法的宗旨與內丹不同。內丹學繼承仙道的傳統,追求個體生命的永存與圓滿。葛洪所說的‘我命在我不在天,還丹成金億萬年。’最能概括內丹學的宗旨。雷法直系天師道的主脈,主張濟世利民,以安邦護國、普渡眾生為己任。對此,王文卿指出:‘凡求真慕道之士,不論要妙,形還壞滅。不行符水,功行不達於三天。不 NCAFE 精華,神不清悅,不濟疾苦,道果難成。求仙學道欲功行速者,不出斬邪除害,行符咒水,濟人利物,廣積陰德,精勤香火,遇物思拯,正直無邪,終始如初,則何慮不獲輕舉矣。’‘凡求仙慕道之士,不煉內丹,形還外滅;不施符水,不達三天;不積陰功,道果難成。’朱執中亦說:‘內則超出三界,外則救濟萬靈,祈禱雨陽,消弭災禍,制蛟蜃,救危篤,斬妖精,致風雨於目前,運雷霆於掌上,解九玄七祖之罪,消千生萬劫之愆,得之者固守,遇之者夙緣,若能稟戒行持,則三界鬼神拱手聽命。’需要說明的是,以上所言雷法的特別之處,亦被元代以來的內丹家吸收了一些,如全真北宗一派,即重自我內丹的修持,亦非常關心民間的疾苦與社會的安危。丘處機萬里拜會元太祖,‘救億兆於鼎鑊刀鋸之間’即充分體現了道教大乘的精神,從而改變了傳統內丹家獨善其身的作風。許多內丹大師也紛紛施用符咒之術,濟民利物。如王重陽為馬丹陽治療頭痛,‘咒水與之飲,訖而愈。’馬丹陽亦精符咒,曾咒苦水變甘泉,枯樹重萌芽,‘芝陽貧士兩足俱廢,哀甚切,先生咒水與之飲,訖其行如飛。欒武功者久患風痺,百藥無功,先生咒果服之,一日頓愈。’在丹家內部,亦傳授符籙之道。如王重陽傳孫不二,‘授以天符雲篆秘訣。’至於雷法中所用的真言和變神法,亦被一些派別採納,最為典型的是清代以閔小艮為代表的西竺心宗,該派的著作即採擷大量的真言密咒,其內煉法充滿了密宗文化的色彩。這些都是雷法對內丹學影響的表現。
總結全文,初步探討了內丹與雷法的關係。至於更為全面、深入的研究,留待學界同仁的共同努力,以揭示道教內丹學與雷法的奧秘。
注 釋:
見《宋文憲公全集》卷17《送許從善學道還閩南序》。
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1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15頁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書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3月版。
見《海瓊先生文集》附錄。
見《直齋書錄解題》卷12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6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62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57,《道藏》第29冊第152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83,《道藏》第29冊第330頁。
見《法海遺珠》卷1,《道藏》第二六冊第726頁。
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1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16頁。
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卷49,《道藏》第5冊第386頁。
見《沖虛通妙侍宸王先生家語》,《道藏》第32冊第393、391頁。
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0《玄珠歌》注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34、235、238頁。
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3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30、131頁。
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4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35頁。
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1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11頁。
見《沖虛通妙侍宸先生家語》,《道藏》第32冊第392、394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7《坐煉工夫》注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76、277頁。
見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1,《道藏》第33冊第113頁、114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7《書符內秘》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77頁。
見俞琰《周易參同契發揮》卷五,《道藏》第20冊第225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69《王侍宸祈禱八段錦》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26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61《高上神霄玉樞斬勘五雷大法》序,《道藏》第29冊第165頁。
見張伯端《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》卷下,《道藏》第4冊第375頁。
見《修真十書‧上清集》卷39《必竟恁地歌》,《道藏》第4冊第783頁。
見《紫陽真人悟真篇三注》序,《道藏》第2冊第971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6《火師汪真君雷霆奧旨》注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63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1《虛靖天師破妄章》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39頁。
見蕭廷芝《金丹大成集》,《道藏輯要》昂集四。
見李道純《中和集》卷4《性命論》,《道藏》第4冊第503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85,《道藏》第29冊第347、348頁。
見《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》卷上,《道藏》第4冊第365頁。
見《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》卷四,《道藏》第2冊第933頁。
見劉志淵《啟真集》卷下,《道藏》第4冊第478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69《王侍宸祈禱八段錦》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33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1《虛靖天師破妄章》,《道藏》第29冊239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67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10、211頁。
見《道法宗旨圖衍義》卷下,《道藏》第32冊第614頁。
見葛洪《抱朴子內篇‧遐覽》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7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77、278頁。
見鄭所南《太極祭煉內法》卷下,《道藏》第10冊第462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84《一氣雷機》,《道藏》第29冊第344頁。
見《道法會元》卷57,《道藏》第29冊第153頁。
見《抱朴子內篇‧黃白》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61,《道藏》第29冊第166頁。
見《道法會元》卷76,《道藏》第29冊第274、275頁。
見《金蓮正宗記》卷首序,《道藏》第3冊第344頁。
見《金蓮正宗記》卷3,《道藏》第3冊第345頁。
見《金蓮正宗記》卷5,《道藏》第3冊第364頁。

存思三氣法——《度人經》的養生方法

存思三氣法——《度人經》的養生方法 存思三氣法是魏晉至宋元流傳的氣功養生和道教修練方法。出自古代道教著名經典《太上洞玄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》(簡稱《度人經》)。其原文如下: 道言。行道之日皆當香湯沐浴。齋戒入室。東向叩齒三十二通。上聞三十二天。心拜三十二過。閉目靜思。身...